当前位置:首页 > 主站 > 资讯

浙江平阳:蹊跷企业股权登记丢失 谁要对其负责?

时间:2023-11-02 18:51:44

  本网讯(记者雷鸣)日前,接到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郑密君夫妇投诉称其十多年前先其参与平阳县宏顺皮塑实业公司经营,以打拼业绩获得股权实控公司,后再引带亲弟弟参与公司经营,自己擅长主外经营业务,公司经营的红红火火,股权按事先约定好占比,可是到了最后弟弟郑海涛在本人夫妇不知情的情况下,侵吞所有股权,侵占所有分红,并获得工商股权变更登记,为了弄清事实,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十多年来一直奔跑在信访、官司等路上,把人整得快要崩溃了,但坚信正义终还是在的,总有拔云见日之时,相信明天一定会迎来胜利的曙光。

  水头镇地处浙江省东南沿海,鳌江流域中上游,与国家级风景区南雁荡山毗邻。东由“五七”省道接104国道,距温州市区90千米、鳌江港30千米;西连文成县、泰顺县;南接苍南县。辖区东西最大距离14.6千米,南北最大距离12.3千米,96.5平方千米(2017年)。

  该镇形成了以皮革、皮件、宠物用品、电暖产品等为主的主导产业,尤其是制革产业曾一度是该镇的支柱产业。水头镇制革业历史悠久,据称早在南宋末年,水头人就开始了制革生产。在清朝光绪年间,王怀成发明了能把一张猪皮剖成3层的剖皮刀,使得水头镇出现了家家都有转鼓(制革用具),家家都是小型皮革加工厂的局面。截至2001年,全镇拥有制革企业550多家,年产值30多亿元,并被中国地区开发促进会命名为“中国皮都” 。2002年制革产业总产值达到了37.29亿元。温州平阳水头还是制革基地。

  郑密君如今对记者谈的是一把的心酸泪,但在交谈中也得知其是个能干、坚强、孝顺、顾家、爱兄弟姐妹……

  在郑密君成长路中,一路都是磨难,一路都是收获,一路快快成长。

  郑密君出身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家中四兄弟姐妹排行老大。父亲原是公职人员,母亲在家主内,郑密君过着无忧无虑日子。随着老二弟弟出生,家庭日子就过得有些紧吧吧。郑密君公主日子到了尽头,往昔父母的疼爱也消逝不见了。随着弟弟、妹妹陆续的再到来,原本紧的日子,过得更是紧吧吧。天有不测风云,那对郑密君来说是个终身难忘日子,那是父亲在一家人眼皮底下被相关人员带走。母亲是两眼翻白,差点晕过去,我与弟弟妹妹更是哭成一团,不知所措。一个家就此走向衰落。一间木层被贴了封条,我们一家就没有着落,家里也没了主心骨。郑密君大些,反应也机灵些,随后在木层后小院搭了简易棚子,一家人在简易的家中胆战心惊过日子。

  天无绝人之路,也靠亲邻帮忙,此时的郑密君在一夜之间长大。为了让一大家人生存下去,郑密君开始了挣钱养家。记得七八岁那年,自己找邻居帮忙,当时母亲与邻居关系还蛮好,邻居有在棒冰厂上班,就求其帮忙,通过赊帐形式,开始了在街头卖冰棍生涯。冰棍箱同人差不多高,有些沉重,为了挣钱,就靠一股拼劲,咬着牙,坚持、再坚持一直干到晚,把所有的挣到钱如数交给父母。后来,为了挣更多钱,她早上早早起床到街上卖油条补贴家用,回家还要照顾弟妹,还要洗衣、刷碗……苦是苦了点,可是心头是热的,一家人得到了好的生活。

  郑密君断断续续读完了小学,由于家中实在没有能力支付多人读书费用,她就主动放弃了求学之路。

  母亲还曾送她到小姨妈处学护理技术,可是小姨妈刚好做月子,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让其在家帮带孩子、洗衣服、烧饭、拖地等。后小姨妈上班后,也曾教了几次打针、因护理专业知识强,学了几天,也因文化程度低,学艺失败。回到家里,学艺未成,还因此被母亲责备一番。由于郑密君天生孝顺性恪,她没有辨解,只能默默听母亲的唠叨,心里的苦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

  郑密君天生是块做生意的料,头脑机灵活络。水头镇又是民间商业发达发源之地。或许是天意凑合,学艺失败的郑密君头脑转着机灵,到处嗅闻各种商机。此时的郑密君已是婷婷玉立的小姑娘,15岁花季少女。做过皮料冲床、收过鞋店边角料,跑过推销、做过卡片、制订过毕业证书……随着生意越做越多、赿做越大,郑密君把挣到的钱都如数交给母亲。

  也许是母亲自己嫁的早原因,也许是当时女人嫁人风俗原因,母亲在没征得郑密君同意情况下,在17岁那年,就被嫁给了附近一户人家。虽也抗拒过,但最终拗不过母亲,就这样成了人家的妻子。嫁出去的前几年,她还是把挣到钱如数交给母亲。在一次外婆善意提醒下,郑密君开始了挣钱、存钱,开始故意与母亲疏远。

  母亲太过于精明,总是盯着郑密君钱包,在母亲的潜意识里,她是个能挣钱能手,母亲由于一直撑控着经济大权,生活一直过的很安逸。

  母亲了解郑密君是个心软、善良、乐意帮忙兄弟姐妹的性子,母亲开始叫弟弟直接上门找要钱。

  记得郑海涛25岁左右,为了做生意要姐(郑密君)给借1000元,当时的这个数值已相关大,她稍问了下就去给借钱(利息三分)。由于当时郑密君做生意在当地小有名气,民间借贷比一般人要方便。说好周转些日子,郑密君过了好几个月没见弟弟还钱,于是就问弟弟。弟弟说早还给妈了。于是郑密君火急火獠去问妈钱去那儿了。妈妈就自私的全用到盖新房子上了。如今回忆起来的郑密君有些对母亲做法不理解,那当时可是高利息啊。看要不回的钱,郑密君一头的苦水只能自己吞下,自己想着方法把钱还了。

  也许是郑密君当时也会挣钱,也许郑密君特念兄弟之情,也许认为母亲盖房子是正事,就对于借钱就没有过多想法。1987年,郑海涛做生意买皮料需2万元周转下,郑密君马上向朋友你50元,他100元,总共向20人借到了2万元。把钱交给弟弟时还说:“你先用着,随时联系。”等了几个月,问弟弟时,他说;“没卖出去,皮料被偷了。”2万元又没还,郑密君只能自己还。郑密君说,兄弟借钱的事还有很多。

  郑密君在当时,被人形象称为“小商神”,做啥生意,啥生意赚钱,也许这就是上天特赐技能吧,以此来弥补曾经过遭受大苦难吧!

  时间转瞬即逝,又到了1994年,在一个巧合机缘朋友的介绍下,郑密君人生发生了转折。没有办过公司,但长期在商海里滚打的她对开公司来了兴趣。浙江温州平阳县宏顺皮塑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先昂。由于公司并没有经商经验,公司一直没有生产经营,为了摆脱这个困境,经人介绍后商定以郑密君夫君及温怀泽(郑密君妹夫)夫妇接手公司,并共同以宏顺公司的名义从事皮革经营。

  在一份民事起诉书中说道,由于陈积景(郑密君丈夫)状告郑海涛,说郑海涛要求参加浙江温州平阳县宏顺皮塑实业公司经营,考虑到亲戚关系于是姐弟四家共同经营公司。由于郑海涛文化程度高,并是郑家的男性长子,就共同同意其承担法人。在1998年之前的工商年检资料中可以看到公司总投资52万元,陈积景(郑密君丈夫)占11万元,占总股本21%。

  郑密君回忆道,郑海涛一直做生意亏损,生活无着落,母亲见我生意做的好,一见面就死缠烂打,经过无数次要求,最终答应了,并同意让郑海涛参加公司经营。

  郑密君说,公司经营本来由二弟妹管帐,可是父母在没有经过我们同意,就把帐管走了。也许,正因父母对郑海涛的偏爱,也造成了公司的混乱局面。

  据郑密君回忆,浙江温州平阳县宏顺皮塑实业公司转让并没有让其本人签署过股权转让协议,谁这么太胆这么做呢?

  郑密君说以后消失的股权登记就直接到了郑海涛25万、郑有源22万,郑珊珊5万元。

  工商登记股权转让办理流程中明确股权签署中要双方要有股转转让合同,签字,加盖公章。

  如此蹊跷企业股权登记丢失,当地工商部门为何不查查呢?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664757259

来源: 知乎 编辑: admin
  • 财经
  • 金融
  • 科技
  • 汽车
  • 教育
  • 旅游

济南、青岛等9个市被授予第三届山

平湖—青田奏响“山海共富”交响曲


2018楼市再次遇冷 黄金周未增加

邮储银行缙云县支行唱响助农“茭”响曲


龙郓煤业事故救援距遇险矿工被困

叙永县龙凤镇:校企合作,助推油茶产业科学可成果转化


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暨第六届中

提速全面电动战略,奔驰携27款车型亮相成都车展


全国优秀教育专家走进郑州11中

嘉兴市第四高级中学举行交通安全主题宣传活动


四川大熊猫第一县 藏有一个“小挪

古堰画乡